首页>参赛学校

东北师大附中

2020-07-29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0871644894e5f900bbe76757a3953aa.jpg

东北师大附中一格文学社: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

 

【社团介绍】

 

一格文学社,是学校的一级社团,始建于1998年,由语文教研室专门教师负责指导,是附中历史最悠久的社团之一。二十多年间,出版过多期杂志,并多次参与校报编辑、大赛组织、学生写作特长发展等工作。文学社不定期开展活动,有诗歌节、小说节、作文大赛、写作交流会等文学活动。通过这些活动,让同学们体验写作的魅力,感受文字的创造性,优秀作品发表在《一格》社刊上。在一次次社刊制作中,培养同学们的合作能力、提高同学们的文学素养。在校运动会等大型活动中,一格社员始终积极踊跃,尽展文学风采。

 

 0971a5d530a9b73150fce470c7016d6.jpg

【校长寄语】

给生活以文字,则有纵横百态;给情感以文字,则有意满山海;给思想以文字,则有经传万代。用文字的精灵去奏响青春的旋律,让歌诗辞章来记录人生的多彩。愿一格文学社,在东北师大附中建设学术型中学理念的引领下,能够不拘一格,别具一格,不忘初心,守正创新,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章。
          

——东北师大附中校长 邵志豪 


【指导教师】

一格文学社现任指导教师孙立权老师,1995年毕业于东北师大中文系,同年分配到东北师大附中执教语文至今,任职中国语文报刊协会作文个性化工作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阅读鉴赏研究会理事、吉林省写作学会副会长、吉林省中小学读写教学研究会理事长、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

 

【教师经验】

指导教师孙立权答一格文学社记者问

  

问:您对一格文学社有怎样的期待?

答:我希望《一格》能够体现东师附中学子的精神向度与精神高度。

问:请谈谈您对于人生的看法。

答:我觉得人生的真正幸福应该向内心追求,而不只是追求外在物质。我非常赞同列侬的话:当我们为生活而疲于奔命时,真正的生活正离我们远去。

问:您如何看待许多现代人由于电脑、网络等缘故而提笔忘字、错字连篇的现象?

答:手写和键盘输入将并存。人类永远需要手写,手写才有“见字如晤”的亲切。汉字是表意文字,世界上只有汉字的书写才成为一门艺术——书法艺术。写汉字的过程,就是亲近祖国语言文字的过程,就是创造美的过程。我们有责任将汉字写得正确,写得漂亮。

问:您为什么想到编写《中学生古典诗词500篇》?

答:让学生通过阅读和诵读古诗词来积淀最美的文字、情感和意境,积淀民族文化,自塑中国之魂。

问:您认为现在的中学生在古诗文学习方面最应该注意什么?

答:应该注意先进入古人的生活、情感、审美世界和文化语境,做一番知识考古、生活考古和情感考古。然后再以现代人的眼光重新审视,即求新。

问:请您送给同学们一句古诗。

答:我把金代文学家元好问的“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两句诗送给大家,希望同学们自视极高,自尊极强,自信极大。


3aa3041a7a81f6ce9407d8b4c5fc2bc.jpg

 

【社员佳作】

 

湖畔公园

东北师大附中高二(28)班  徐莫迟

多年以前爸爸买下那个房子的时候,那里还属于市郊。在楼上向南、向北望去,都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地,杂草丛生,没用的沙子和石块堆放在那儿。这样的景色不禁让人大失所望。

“以后就好啦,”爸爸说,“政府规划在那儿建一个湿地公园。”

“靠着河?”

“对呀,据说挺大的。”

两三年过去,听说公园建好了,但我一直没有时间去。高楼和立交桥拔地而起,把窗口的景色也挡住了。终于有一天晚上,爸爸心血来潮,“别写了,咱们出去溜达溜达,去公园看看。”

那是个巨大的公园。柏油路和塑胶跑道围绕着广阔的湖泊。路灯照耀下水面闪闪发亮。沿湖有一排别墅,能听到里面传出狗叫声。湖边一个人也没有,只听得风吹的白杨哗啦哗啦响。往远望去,看到高楼模糊的影子和各户人家五颜六色的灯光。

我们就沿着路安安静静地向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发现我们已经绕到了湖对岸。我看看手机,“不早了,咱俩回去吧。”

后来每天夜里我们都去湖边儿走一走。我从来没有在白天去过公园。早晨我去上学,爸爸去上班。晚上我们都要工作或学习到很晚,再去公园的时候就一个人也没有了。难得这种宁静。我们每天也不怎么说话,就沿着一条路走下去,兴尽而返。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忽然惊讶地发现没有哪一次我们是真的绕着湖走过一周。于是那晚我们就决定,要顺着路绕满一周,再走回到来的地方。

我们就开始沿着路走。旁边是一些灌木,隔一段就会有一些滑梯、秋千。我小的时候并没有玩过那种样式,于是每到一个地方我总要再去玩一玩。那晚我们走得很慢,而路似乎没有尽头。前面还有吗?我敢打赌还有。不一定了吧,也许这就是最后的一组娱乐器材了?再走走看。前边儿肯定没有啦!不对,你看那是什么?我们一边打赌一边向前走。每次以为这就是尽头了,总会发现前面的又一个新的小天地。等我们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不得不往回折返时,却发现走过的仍不过是一半的路程。

第二天我们调整策略,不在一个地方久留,一定要走完全程。一开始都是前一天走过的景象,慢慢地变成之前没经过的路。那些假山,那些喷泉,那些路标和长椅,是任何的一个公园都没有的设计。仍是走到很晚,不得不折回;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

也许是岔路的事?也许我们不小心绕到了哪个岔路上,偏离了路线?也许不止在一个岔路上出了差错?也许是因为我们没有刻意地记路,所以走错了,或者走了重复的路?

第三天我们发现,的确有岔路,然而所有的岔路口几乎一模一样。于是我们说好,只走最左侧的一条。那么多岔路,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已然找不到来时的路,失望之下又不得不原路返回。

接下来我们试着走最右侧的岔路、分别走不同的路、交替走不同方向的岔路……没有哪一次成功的走出去。公园是个巨大的迷宫,每一天,我们都发现不同的新事物。一排供老人玩象棋的桌子,白天的残局还摆在桌上;一个圆形广场;一个灌木丛;所有的树都被修剪成各种飞鸟的形状;一排还没有启用的广告牌;一座桥,我们原以为它通向对岸,没想到却在中间拐了个弯,折向我们走过来的方向;一个沙坑……

我们又决定反着走,一开始就往反方向走。逆着走或许容易一些。但实际上遇到的,却是完全相同的情况。我们每天向前行进,好像只是在不停地深入公园深处,并无走出去的迹象。公园一点一点、沉默着消耗我们的耐心。有的时候我们就在河边,有的时候又完全看不到湖面。

沿着步道走呢?毕竟不到上是有距离标识的,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是0,走着走着,前方地面上的数字变成了1000,再向前又走了很久,数字变成3000。再走走,地面上却又标着2000,难道不知不觉中我们又走到了反方向?也许是数字记错了,其实刚刚不是3000,而是1500?再遇到的下一个标识是4500,接下来却又是50,必然是岔路又把我们带回了之前的路,而之前又必然是不小心漏看了这些里程,毕竟晚上光线也不是很好……可难道竟没有一条出路吗?公园混乱而复杂的设计一开始令我们恼火,后来一点点甚至变得可怖起来。湖面的月色、空无一人的寂静,每天不断见到的新景象,慢慢都开始让人难以忍受。也许就是没有结束呢?也许终点就是折返呢?而我们走了那么久,最后大概也不过回到起点罢了。前方到底藏着什么呢?也许什么也没有?在这里消耗多久,每天两个小时吗?公园依旧宁静,晚上没有人,远处高楼各户人家亮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偶尔一只野猫窜过跳进灌木丛,弄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我们仍然每晚来到公园,抱着企图穷尽它的幻想。

终于有一天,爸爸找到了路边立着的公园地图。果然是极其复杂的结构,绕着湖一共五层不同的道路,而湖中又分布着几个不同的小岛,靠几座桥连接。我还看到了公园不同方向的几个们,看到我们进入的南门,那么我们现在又在哪里呢?

“这儿,”爸爸指着一个地方,“这些东西咱们来的时候看到了,咱们在这儿。”

“不对,”我说,“如果这样的话,湖心岛在西南,但是实际上,你看,北边不才是湖心岛吗?”

“可凉亭在我们的东边啊,”爸爸说,“在图上你说的位置在凉亭南边。”

我们找了很久,参照物与参照物之间总是相互矛盾,途中并不存在一个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

“这怎么可能呢?”我大喊,“我们的的确确是在这里呀!如果地图错了——又怎么可能把一个错误的地图放在这里呢?”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谁都不想再回到公园来。临返回之前,我又看到一个沙坑,里面摆着一架秋千,红色的支架,蓝色的铁索,周围有三棵枯死的杨树,树枝被锯掉,树干涂成了白色。那晚我们离开了公园,后来再也没有去过。

再后来,我们就搬到了外地。

前不久我又回到那个城市,好奇心驱使我再一次去一探究竟。我找到市政府的人,告诉他我的来意,说我研究各地的公园,想找到湖畔公园的资料。那人微笑着听完我的话,略微带点儿困惑,“我理解您的想法,不过这个区从来没有过什么公园,别说十年,我从二十年前就住在这里,但这儿从来没见过什么湖畔公园。”

 

 

 

我可以拥抱你么


孙嘉伟(东北师大附中高二)


                                


    偶然在英文报纸上翻到一篇文章,讲到一位美国精神治疗师Virniga Satir说,人在每天四个拥抱中生存,在每天十二个拥抱中学会成长。
  我开始迅速回忆我曾把这些珍贵的拥抱给了谁。大脑一片空白。我心底一冷。
  北国的冬,寒意入骨。在楼宇的阡陌和校园的广场……我没有张开双臂,而是把手紧紧藏在外套的口袋里。在人群中寻找着,找不到一个拥抱的理由。
  蓦然一步踏进很深的积雪,下意识扶向周围,才想起我是独行在茫茫的雪地中。
  凄厉的冬风吹过,蔓延无尽的寒冷和孤独。

                                  二

  学校门口常年流浪着两只小猫。有天适逢散学路过,两只小猫正抱成一团取暖,神态安详,呼吸均匀,许是睡熟了。于是,路灯下,一个人,暗暗羡慕两只猫。
  我曾在初中时代喜欢上一个女孩,谈了人生第一场“恋爱”,可虽然“甜言蜜语”,也知道这是不该发生什么的年纪,因而彼此自觉地保持一米开外的距离。开始有种归依感,后来,后来,再后来,忽然有天就从那样的世界里淡出来了。
  只是因为,当我缺少安全感时,我依然没有理由去拥抱。
  进一步,退一步,孤独仍是孤独。
  在我口渴的时候,若即若离的情感就像氤氲的水汽。可是,我需要的是一杯清润的水。
  迷路在梦境中,我们转身错过。

                                  三

  近日许是压力过大,年纪轻轻的我竟几度失眠了。男孩子的卧室放着抱枕并不常见。于是我将羽绒服叠过放在床头为枕,再将原本枕着的枕头拥入怀中侧身而卧。不知是想起幼时母亲慈爱的怀抱,还是幻想未来的妻子温热的身体。就朦朦胧胧地睡着了,那一晚睡的很香甜。
  只是梦醒后,我回不到过去,也望不到未来。我拥抱的仍是枕头。
  我把它抱得更紧些。我给了它我的体温,它用我的体温温暖我的心底。淡淡的洗衣粉香,令人沉醉。我知道它只是我的幻想,但我不敢奢望太多。
  李宗盛的歌道尽人间百味,最凄凉的不是越过山丘无人等候。
  而是,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在什么时候……

                                  四

  有时,一个人久了,孤独也就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忽然发现,带着孤独旅行的人生,会萌发另一种美好。
  站在街上,我问,你想去看电影呢,还是想去唱歌?
  另一个我说,去看电影吧。
  我说,好啊,我正想去看电影呢。
  于是我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坐在影院的座位上,捧着一小桶爆米花,看着荧幕上的故事情节入神。
  也许孤独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只要你喜欢就好。
  有些人万众瞩目,绽放翩若惊鸿的身姿。
  有些人和着雨音,唱着没有听众的歌曲。
  “活在自己的幸福里”,或许这也是一种成功。
  终有一天,我爱上了没有拥抱的孤独的日子。毕竟,一个人和自己之间的分歧最少。

                                  五

  狼在夏秋独行,又在春冬成群。冬天来了,我感到冷。
  那……我可以拥抱你么?
  也许,不能。
  就像电影里的情节,我渴望你,但相隔一世之遥,我们永远无法相拥。
  我会握紧这份痛,让孤独成为我的伙伴。
  所以,你看,我终于还是紧紧裹好了外套,在茫茫大雪中,独自走向迎面吹来的大风。


( 指导教师 杨治宇)

 

 


更多阅读
  • 河南省伊川县第一高中:伊水沃土毓..

    2020-09-23

    在古都洛阳南郊,穿过溢古流丹的红腰带,但见伊水汤汤,荆山巍巍,程林肃穆,范园古朴。这里沃土丰腴,古韵悠然 ;这里人.. 查看详情
  • 莒县文心高级中学

    2020-09-16

    查看详情
  • 东营市第二中学

    2020-08-27

    用心滋兰树蕙,以爱培桃育李 查看详情
  • 西乡县第二中学

    2020-08-12

    淡墨书痕文学社是我校师生文化活动的一块主阵地。在这里涌现了一大批热爱写作的校园小作家,创作了大量优秀作..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