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获奖佳作

失去太阳的时候,我们拥有着满天群星(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获奖佳作)

2020-02-13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分享新闻到:

  

钟昕北京师范大学台州附属高级中学|高二

现在是下午一点,我面前坐的是今天的采访对象。一身干净清爽的白衬衫,下搭修身长裤,俨然一副大学生的行头,很难让人把他同最近名声大噪的黑白画家联系在一起。“你好,我是画家江慕。请问采访可以开始了吗?”清冽的男音在我耳畔响起。我点点头,打开DV开始了第一个问题。

“齐老画家对您的作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称其为最具有灵魂的画作。我在您的画中感受到了无限的生命力,请问您创作的风格是怎样形成的呢?”江慕似乎一愣,紧接着他错开目光,低头凝视着手中茶杯袅袅升起的清烟。一分钟,两分钟,画面仿佛静止了一样,只有DV闪烁的红光在无声地催促着时光。终于,他长吁一口气,抬头,眸中不知何时起了层水雾,“故事很长,怕是要耗你一段时间了。”

 

我叫江慕。先天全色盲。

五岁那年,幼儿园老师教小朋友辨别色彩文字时,我看到的不是黑色就是白色以及覆盖大半个视线的灰蒙。那时的我不知道这就是我以后人生仅有的色彩。我举手询问老师,却换来了周围同学看怪物一样的眼神。老师联系了妈妈,他们又让我辨别了几种颜色。我还清晰地记得,我每说一次黑色,妈妈眼里的光就暗下去一层。最后,光闪烁了几下,就成了全黑。

再后来,五六岁的记忆就被抖落在向各医院奔波的路上。县医院市医院军医院。见到过最多的就是白色大褂和神色紧张,步履永远匆忙的人们。妈妈拿到的报告都是相似冰冷。“罕见先天全色盲。”基因似乎和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中了个几万人里面都不会抽中的“大奖”。

我的世界,非黑即白。

妈妈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她想让一切都恢复到正常的样子。家里亮色的东西都被一一换掉,有关颜色的话题也被家里人心照不宣地抹掉。但是我知道,妈妈并没有释怀,每天夜里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想象人们口中的蓝色的天到底是什么样的时候,我总能听见从隔壁房间里传出的轻声抽泣和无边无际的叹息声。那仿佛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哀叹在这漫长的黑夜里随着微风一点点渗透进我内心,交织着我对蓝天的幻想,填充着我每晚的梦。在一个又一个的梦境中,我看到了像夏天冰棒一样清爽的蓝天和雨后草地般清新的浅绿;我看见和蛋糕娇嫩的鹅黄衬着羽毛般柔软的白色温暖着全世界。可当我睁开眼,依旧是不变的黑白。

我开始变得懂事,开始学会伪装自己。我装作一切都正常的样子,应和着母亲刻意表现出的不在意。可是,生活就是生活,它总能在你以为事情已经圆满解决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搅乱水波,炸破梦境,施法似的抹掉一切美好。

那是初中的一次体检。经历了小学六年体检,我原以为这次也会平安度过。拿到体检表,我照例浏览了一遍。突然我愣住了,在表格最下面有几个小字在我眼里被无限地放大,再放大。色盲色弱这几个字静静地呆在纸张最不起眼的地方,却在无形中向我肆意地张牙舞爪。

最怕的还是来了。

我上网搜索如何掩饰色盲,如何用特殊方式辨别颜色。那段时间我电脑搜索的浏览记录都是有关它。我甚至想把辨别色盲的图背下来。在其他同学因为视力而担心时,我只能装成和他们一样,而内心备受煎熬。体检结果很快出来,同学们争相去询问对方的体检结果。我默默地缩在角落,努力减小自己的存在。可还是有人过来问我,他一把拿起我的报告单,我来不及去阻挡,只能看着他一项项浏览。仿佛过了好久好久,他才把报告单还给我,继续和其他同学嬉笑打闹。我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也不敢上前询问。我的伪装不堪一击。

每天怀着秘密可能随时被发现,被大家嘲笑的心情,我开始变得沉默,把自己埋进自己的世界里,与外界隔离。

我望着眼前这个温和的男生,何曾料及年少成名的他会遭受过这样的痛苦。他淡淡叙述着,说起自己的掩饰时嘴角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他抿了口茶,成年往事积起的灰抖落一地,直到……

 

拐角的街头开了个黑白画展。在我的印象里,画都是彩色的,是我,是我奢望都不能奢望的。黑白画是什么是我眼里看的这个世界吗?我想去看看。

我专门挑了个没人的下午,悄悄地走进了这个画展。画展很静,柔和的光打下,照着黑白画又添了几分生气,几乎没有游客,只有画廊口坐着个老人在专注地画着画。沿着画廊,我看着墙上一幅幅画,纯黑纯白的线条,以其独特的方式勾勒出一幅幅极富幻想的画。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纯色的黑,极致的白可以完美到这个地步。在这无尽的黑白世界里,我看见了自己。我试着去用画里的角度去看世界。黑密的树叶似乎蕴藏着无限的生机与力量,一点一点向上生长;城市中的黑塔在一片白茫茫中安然又坚定地立着,无声地守护着一方水土的安稳。原来黑白也可以这么美,原来我眼里的世界也可以这么迷人。我醉倒在这片黑白天地里。

后来我一有空闲时间就往这个画展跑,这个基本上没有人光顾的一方天地成了我一个人的秘密基地。我一遍又一遍地看这些画,感受着极度黑白带来的视觉冲击和深度。有时候看一幅画就是一个下午的时光。妈妈发现了我的秘密,在我又一次偷跑到画展,沉浸在画里的时候,她就站在画廊口,看着我脸上流露出的欣喜与放松,这是她从未看到过的我。她没有来打扰我,只是静静地站在那,看着我在黑白世界里无限地释放自己压抑许久的天性,然后默默地走开。那天我回到家,书桌上多了几幅我在画展欣赏了很久的黑白画临摹图。我以为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了,惊慌失措,像溺水的孩子一样,失去了手里握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无助地看向妈妈,嘴唇蠕动,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妈看着我,眼神里是满天的温柔,她站起来递给我一个包,里面是画黑白画要的笔和纸。我的心仿佛一下子被人扔进无底深渊,下一刻又被人忽的捧上了云端。我才知道,妈妈不是抽走了我的救命稻草,而是递给了我艘小船,让我在这世界里有了安身的地方。妈妈说,那是她第一次看见我眼里的光。

我开始学着画画,把自己眼里的世界画下来,我花更多的时间往那画廊跑,甚至一整天窝在那,一遍又一遍地临摹,一次又一次地体会它的真谛。现在回想起来,那个画廊真的就是我的幸运地。因为我的频频拜访,我与画廊门口的老人也渐渐熟识起来。我们会轻声交流彼此的看法。在他看来,对于画家而言,白色的自在与舒适是在画笔轻触纸页的一瞬间内心的柔和带来的,而黑色的无限力量是画笔在手中挥洒时心中的爱与坚定凝聚成的,画画要的就是你的心。他给我指点画画,教会我黑白真的意义在于它的纯粹和被掩盖的对这个世界的爱。我很惊奇一个老人竟能分析得如此深入与透彻。他才告诉我,原来他就是这个画展的创办者。他也是个色盲。也许是同病相,也许是被我的执着打动,他正式收我为徒,教我绘画。我还依旧很清楚地记得他和我说,我们很不幸同时又很幸运,在失去太阳的时候,我们拥有着满天群星。色盲让你对黑白有着近乎敏感的直觉。这就是我们的天赋。

我每天在画画上释放自己,记录下眼里的世界,从一点点临摹到学着画自己热爱的世界。每当我拿起画笔时,我所经历的一切和生活中的每一滴美好都涌入我心中。这些黑白线条在挥洒中揉着希望编织出我成长的路。我开始打开心扉,学着和周围人交流,从每天单纯一句的问好,到后来一起分享快乐,吐槽生活的失意。大家对于色盲并没有太多歧视,反而对于我的黑白观有着赞叹与羡慕。是之前的玻璃心让我错失了世间的美好。但是很幸运,我能够重拾起生活的希望,在我的黑白世界里看见真正的色彩

 

我很庆幸,在万物众生中慢慢成长,去告诉世界我所看见的美好与爱。这就是我的故事。江慕笑着看向我,我也轻笑出声。这就是我今天的采访对象,也是我第一次真正认识一个人。这是江慕的人间,荆棘遍布,困难重重,但他却掀翻山河,找到了他要的东西,并为之快活。

突然想起史铁生说的一句话,苦难既然已经把我推到了悬崖边缘,就让我在悬崖边缘坐下,顺便看看悬崖下边的流岚雾霭,唱支歌给你听。我想,人生就是如此吧。

 

指导老师俞易利

 

【点评】

本文可以看成是一篇用采访笔记形式写成的小说,叙述了一个色盲男孩的绘画路。表现了主人公在家人、老师的帮助下,从沮丧到奋发,最终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历程。文章语言流畅,故事紧凑,较好地体现了“苦难成就人生”的主题。不过,由于过多地渲染了小学体检之类的情节,反而显得琐碎而不真实。

更多阅读
  •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十七届叶圣陶杯..

    2020-09-16

    “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了!”政治老师在课上说。巴黎圣母院、烧毁,这两个词我都很熟悉,但是组合在一起,却让我有片刻.. 查看详情
  • 山鹰不会把巢筑在屋檐下(十七届叶..

    2020-08-27

    易水河畔,两千年前的土地上曾伫立着一位星眉剑目的男儿——荆柯。 后世有许多人评价过这个人,有褒有贬,各有各.. 查看详情
  • 记事簿(十七届叶圣陶杯初赛获奖佳..

    2020-08-19

    查看详情
  • ​荷香飘满江南(十七届叶圣陶杯..

    2020-08-12

    雨中采莲别有一番韵味。划一只竹筏,撑一支长篙,披着蓑衣的采莲人,婀娜多姿,仙姿绰约,在一朵朵散着清香的荷中悠悠..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