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星空漫话(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获奖佳作)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星空漫话(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获奖佳作)

2019-12-26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timg.jpg

 

星空漫话

苏俊霖(东北师范大学附中青华学校高二)

我曾仰望过星空。

立于穹顶之下,在并不黝黑的夜色里,远离城市喧嚣,仰望纯净的夜空。

夜色如墨,群星如悬挂在天际的白练,照耀这夜色下的草地、楼宇、我和世间万物。风像个淘气的孩子,还带着夕阳晚照的气息,吹起衣袂,拂过面颊,组成一串串跳跃的文字,让我读给这宁静的夜倾听。

16岁的我,最喜欢这样的夜色和夜的气息。尤其在北方的夏夜,空气中是只有这个季节才有的味道,类似于蒿草混合的夜露、花香夹杂草青,分不清是青涩还是微甜,是清新还是绵密的味道,令人迷醉。

这时候仰望星空,总能出别样的况味。你看天际最远处,一定是颗最小的星星,在璀璨的星河里,平凡、淡然、静静矗立,连偶尔的眨眼都含着无言的轻笑,仿佛在宣告飞驰的星光里必然留下的万千灿烂。这时候,夜已经不再是纯色的墨黑,肯定是有些微微的蓝,星空如巨大的幕布铺陈其上,流星划破天际,带着优雅的弧线西流夜幕。微风吹过,斗转星移,或疏朗或繁密的钻石白练横贯中天,从西北到天际,斜着洒向广袤的大地。如果有草地,此时最应该躺在上面,枕着双臂,闭起双眼,呼吸草香,感受星瀚华光。如果足够静,你一定听得到你和未来的对话,他会告诉你,你是星空的哪个。

有时候也是莫测的,连带着星空也变化无常。我曾见过“七八个星天外”的月朗星稀,令夜变得清冷无比,让我想起“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旷世忧伤。能同这个比肩的,大概也只有长白山的夜空了。“琼宇瑶池,星罗棋布”,冷冽的池水被种下一片星空,映照着残留的冰雪,像一幅着墨清晰的工笔画。抬眼望去,苍茫天地间,无山、无水、无我,除了漫天寒光,再无一物,美得惊人,冷的彻骨。敦煌的夜空会让人产生穿越的错觉,夜幕降临,大漠上星空绚烂,星空下的沙漠如梦如幻,古城、塔楼交相辉映,悠然辽远的驼铃,如诉如泣的羌笛迷离传来,大汉的鼓角争鸣,荒芜的烽火边城蜃楼般飞入又逐渐湮没在世界的尽头。古也?今也?是我?非我?早已不知置身何处。星子淡淡地氤氲在橘色光晕里,更像一盏映射千年的灯光,让人在寂静中沉沦,不愿醒来。

梵高的《星空》让我泪流,巨大的卷曲旋转的星云,一团团夸大了的星光,以及那一轮令人难以置信的橙黄之月,明明极尽绚烂却偏偏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压迫、“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悲情与决绝。山、树、云、星、翻卷、奔腾、咆哮、愤怒,跟不小心撞碎了燃料盘一样,泼进了梵高的梦里,有些恶毒、有些骚动,有些渴望、有些荒唐、有些衣冠禽兽。都说高度夸张与充满强烈震撼力的星空景象是梵高狂迷的幻觉、情感的宣泄。他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吗?不,那汹涌的星云分明是他不屈的挣扎!

我曾经认为我看得懂星空,看流星飞逝,看晓天星影,看疏星残月,看星垂平野,看着一颗星走进另一颗星,看最远的天际最小的星星开始绽放璀璨光芒。但在逐渐成长的岁月里,却品味到了星的孤独。每颗星星都是在浩瀚宇宙中经受了涅盘般的聚变独自走过了亿万年的光阴,遗世独立怕是如此。像不像人类的生命体,终将成长,终将独立,终将湮灭。

姥姥说,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从天上来回到天上去。一切的经历都是为了成就更好的下一秒。如此,回到天上的时候就会发出耀眼的星光。如此,才会有奋斗、拼搏、昂扬向上、才会有爱、有美、有暖风和畅,才会有自由和精彩,才会有努力生长的力量。

如此则风光如画,归途如虹。

 

(指导老师:黄丽娟)

【点评】

作者与其说“星空漫话”,倒不如说人世间的众生相。每个人都是社会中的一份子,谁也脱离不了这个纷杂的社会群体,虽然你可能小不如一粒细沙,但是,只要你有奋斗、拼搏、昂扬向上的精神,你一定会发光发热,创造出自己的灿烂和辉煌。作者看似在写星空的浩渺和众星捧月的景象,其实也是隐喻人世间的世态万象。本文荣获初赛一等奖。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