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那闪电照亮的建筑令我落笔成诗(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获奖佳作)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那闪电照亮的建筑令我落笔成诗(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初赛获奖佳作)

2019-12-26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校园如诗

 

  牛万一(山东省东平高级中学高二)


在校边的通道上,一朵昏的灯光在何帆的他发现,当梦想再度降临,想象中的雀跃已被无波澜的平静所取代短靴踏过银的沙沙声如吟唱歌一,眼前铺展开一条长长的


离别”诗

他独自一人穿过宿舍的廊道,四人间里只有他自己。何帆趴在椅背上,伏在枕头上哭,他失败了大一学年的转专业考试,他没有拿到前十名,建院的新生名单将他踢在外。他练习了有一年的绘设计被他当作废纸卖掉,一斤五毛。

泪珠抹了又挂上,挂上又抹掉,洗到发白的枕头已湿大片,独自缱绻一个午后

一点,何习惯性地今天周六,图书馆通宵自习室是开放的,他拿起桌上的专业书,想抓一个绘本顺便练习,回头却看见书柜空了一角的顶层,早已不见那一摞厚厚的书他莫名地悲痛

那感觉像是春天花忘了开,夏天见不着阳光,异常的不可思议。他到底有多爱他的作品呢从小时候,看着爷爷笔下令人惊艳的画,他便沉入了这种爱慕。但他们能干什么呢无用的画作只能让他无没法拿到A,无法得到全额的金,无法继续他的学业。望向,建院大灯火通明。

薄薄向废品。在无个黑暗夜里,是那些画,让他愿奔向似无明,带着飞扑火的勇气

雨滴落在地上的声者像是在歌,在吟咏,他与挚爱的离别诗,如此短暂。还好,离别诗未完。

 

边塞

走出废品站屋外的雨如瀑布般飞泻如注。他在雨中狂奔,豆大的雨点打湿了他飞的发丝,打在他雨中并不真切的脸上雨幕大的天和地都不能明辨,他打着伞被风一刮,伞骨飞起几乎把他一起带

他跑在校园最外围的路上,深夜中这条由信息工程通向建院的唯一道路上只有他一人。他的绘本被他裹在厚厚的冲衣里,随着胸膛的起伏心律跃动舞磅礴的雨声中一切那样激烈,像号角吹响在无垠的大漠,彻底沐浴在混杂着泥土味的雨浪之中,破旧的雨伞被他丢弃。

怀抱着绘本,像抱着久别重逢的亲人他站在信院,也可能是建院,像征人迷途不知去向何方一声雷炸,闪电亮了建院宏伟的大门,仿佛一声号唤回征人的方向,一首边塞诗歌回荡在这校的一角,也亮了何帆心中的希望。

 

山水田园

又一年考试季,如果前两次的诗,是由校园和雨为我所作,那么这次轮到我落笔成诗。”何如是想

今年建院的绘图要求是画一所园中你最熟悉的建筑。面试,粉笔线描,何是唯一一个转专业的大考生,有老师认出了他。“这小子去年天都画的弯弯绕绕,今年的校园建筑……”

他选择了建院,而不是他所在的信息工程大楼。建院的新古典风格最适合用黄色去表现,但他却选择了白色。

何帆沿着讲台踱了两个回,用步距量落笔的位置。停在最合适不过的位置,微一,一笔,从东拉到西,他为自己的“诗作打下了最庄重的开头。

身后的议论声渐消,他提起粉笔,又是连着三道横线并排着贯通整个黑板——几乎全部平行,像用尺子比量过一般精确。随后他又画出四条二十厘米间隔的坚线,与横线一起组成标准的网格。

整面黑板上只有四条交织的白色线条,他为校园定下了水墨画般淡雅的笔调。他在用绘制施工图的规则布线,他决定用最稳妥,最认真的方式吟诵出校给他的诗意。

忽然想起去年的那个雨夜,他在脑中描出那个闪电照亮的建筑。于是拿起黄色粉笔,他十分地,像站在建院面前、站在一个只属于上的视角看实物那样,用近乎完美的缩放比例展现那座新古典建筑的全貌。

他想起那晚未完的离诗,也想起雨夜中激昂的边塞诗,这都是他的校给他的,他心中月光的校园,在此时像是从他的笔下流出山水田园诗的韵味

二十分钟,只有笔在黑板上游走,教室顶上的灯将何帆的诗作映衬的得闪闪发光。没有人说活,没有人低语当何帆转回头,看到的是凝重的目光赞许的表情。他在原图上用彩色粉笔画上了台阶旁的花花草草,没有雨,没有闪电,一束光芒恰到好处地洒在建筑上——诗作完成。不,他只是还原了他的校园——校园如诗。

(指导老师:刘玲)

 

点评

这篇文章在构思上求新,考生用生活化的故事巧妙地演绎话题,构思巧妙、角度新颖。文章用笔细腻,叙事冷静、流畅,曲折的故事娓娓道来,结构完整。从叙述到描写,语言朴实、自然,细节描写生动传神,心理刻画和动作描写很成功,生动的笔法勾画出了心路历程。作者选用小小说体裁巧妙地截取了社会和生活的一个侧面、一个片段或一个场景巧妙构思行文,短短的篇幅却起到“管中能窥豹,滴水见精神”的艺术效果。语言朴实、自然、简洁,富有真情实感。本文荣获现场决赛特等奖。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