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赵静好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赵静好

2019-10-28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个人简介

赵静好,山东省实验中学高二学生,现任校团委国旗部成员,曾任齐鲁晚报等报刊学生记者。先后在《全国优秀作文选》《中学时代》《解放军报》《大众日报》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议论文等十余篇。高中阶段先后获得国家级、省级写作大赛奖励6次,其中曾获第十三、十四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时代杯”中小学生研学创作大赛一等奖等。

 

■佳作欣赏


我的心灵花园


这是一个美丽的花园。

拱形的天空像一块大大的蓝色水晶,澄明宁静,透着丝丝清凉,闪着微微的光。雪白的云块时而像鸟儿展开翅膀飞翔,时而又像羊群在慢吞吞地游荡。花园的中央是一泓清浅的湖水,湖边的湿地绿草如茵,宛如幼兽的皮毛,柔嫩而清新。湿漉漉的绿色顺着墙角、石径和树干匍匐蔓延,爬上凉亭的飞檐,钻进假山的缝隙,攀上摇荡的枝蔓,娇嫩的树叶仿佛婴童卷曲的额发,俏皮而可爱。

在柔和的蓝色和涌动的绿色中间,到处点缀着一团一团的金黄、粉红、浅紫与雪白,那是各色的鲜花,像是盛放在莫奈的油画里,热烈而沉静,仿佛饱含喜悦欲说还羞的姑娘。成群的蜜蜂忙忙碌碌,扑闪着翅膀,嗡嗡作响。长着鲜红脖颈的鸟儿停在最高的树枝上,出神地瞭望着天际。远处隐约的笛声传来,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芳香。

这是一个神奇的花园。

这里的每一朵花都能感知温度,当你用温暖的双唇去亲吻它们的花苞,它们便会“啪”地绽开,像是发出欢快的笑声。这里的每一片叶子都会唱歌,当你忧伤的时候,它们会和着悲鸣的风声,唱起失落的歌谣,甚至慢慢暗淡、枯萎。这里不受大自然四季的影响,当你穿梭在冰天雪地,它依然可以春意盎然,花朵芬芳。这里可以瞬间云雨,瞬间天晴,花朵可以在一念间凋零,也可以在一念间怒放。

是的,这是我的心灵花园。

我第一次感受到它的存在,还是在童年的时候。每当嘴巴里弥漫着棒棒糖甜蜜的味道,手里抱着心爱的娃娃,都会感到心底有一个柔软的地方涌动着温暖和快乐。后来,在弹出第一首完整钢琴曲的那个傍晚,兴奋和骄傲的我忽然清晰感觉到那个柔软的地方发出了一个嫩嫩的小芽,它摇摇摆摆地长出颀长的枝干,冒出卷曲的叶子,抽出硕大的花苞,一层层舒展着粉色的花瓣,散发着暖暖的香气。

那是我心灵花园的第一朵花。后来,一朵、两朵、三朵……我又交到了一个好朋友,我的文章发表了,我第一次给父母做了饭,我考上了重点高中,我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独自的旅行……我的花园渐渐变大,有了草木繁茂,有了花团锦簇。

当然,也有了青春的沼泽地,层层的迷雾。

“啪——!”B-的数学卷子被拍在书桌上,“就知道看小说,多做做数学题吧!”懊恼和委屈中,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校园里那只瘦弱的流浪猫没有熬过寒冬,我放在老地方的猫粮成了对它最后的祭奠。教学楼拐角处终于不见了那个男生等待的身影,可是她们的议论却还不时传入我的耳中……

每当这时,我的花园就开始凋零,天空成了令人压抑的灰色,湖水也变得混浊而阴暗,花朵低下细长的脖颈,树叶吟唱着悲伤的歌曲。我躲在这衰败的花园里轻抚伤口,仿佛一个跋涉很久、疲惫至极的旅人蜷缩在一个安全的角落,不愿意面对那个烦扰的世界。

昏沉沉中,一阵清亮悠远的笛声从花园深处传来。这笛声时而如朱雀轻鸣,婉转悠扬,时而如松涛阵阵,低沉回响,仿佛知心好友安慰时的轻声细语,又好像睿智师长的谆谆教导,轻轻扣击着我的心扉。我的心随之激越,随之平静,随之悠远,仿佛干裂的土地被雨水滋润一般,渐渐舒展。哦,下雨了,是笛声抖落了雾霾的灰幔,化作丝丝细雨纷纷飘落。枯败的花园在这笛声和雨雾中生动起来:天空渐渐清澈,花草挂着晶莹的水滴,吮吸着生命的甘露,努力抽出新的苞芽,爬到高处的藤蔓,纤细的枝条艰难又顽强地抬起,它的目标依然在更高的地方……

我被深深地打动了,一股温暖的力量涌入心中,顷刻间化作煦暖的阳光洒进我的花园!于是,蓝天澄明起来,绿色开始涌动,花朵重绽芬芳,那只红脖颈的小鸟终于又唱出了婉转的调子——我也找回了快乐和自信的自己。

经历过风雨洗礼的花园愈发繁茂与清新,花香更加甜美。经过风雨洗礼的我愈发从容和坚强,笑容更加自信。或许,今后还会有更大的风雨侵入我的心灵花园,甚至试图摧毁它,但是,再冷的寒冬也封冻不了种子发芽的力量,再多的挫折也摧毁不了青春跌倒再爬起的倔强,只要那神奇的笛声传来,阳光就会穿破乌云。

漫步在心灵花园,绚烂的花朵像一群老友,簇拥着我,仿佛轻声诉说着什么。放心吧,我的朋友们,我会用一颗勇敢而温暖的心,守护着属于我们的芬芳,走过人生的每一个季节。

 

济南的春天

 

风从东方来,像是含着温润的水汽,又似乎沾着轻绿的染料,一遍一遍,小心又均匀地晕染着这座城市。于是,周遭的小山朗润起来了,树儿草儿绿起来了,泉池上轻笼的白雾也渐渐褪去——济南的春天便这样来了。

那泉边柔软了腰肢的柳条有了照影儿的镜子,许是不满意光秃秃的枝条吧,铆足了劲儿拱出圆溜溜嫩黄的柳芽儿。那是春的眉眼啊,渐渐地大了,绽开了,迎着阳光闪动着多情的眸子,召唤着济南人:嗨,该来泉边踏春了。

不用做什么准备,也不需规划时间,要知道,在这个“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城市里,泉水就静静地流淌在市区的大街小巷里。芙蓉街、王府池子、百花洲,住在这些老宅子里的济南人有福气啊,足不出户喝的都是甘冽的泉水。忙完手里的活计,搬一把竹椅坐在门前柳树下,看渠道里的泉水缓缓地流过,今日飘来几瓣杏花,明日浮过一层柳絮,便知,春天又深了几许。

济南人的春天缺不了黑虎泉的热闹。外地人来济南,急着去的景点是千佛山、大明湖、趵突泉,黑虎泉不如它们出名,这里的热闹是属于济南人自己的。

黑虎泉位于济南市中心解放阁南的繁华地带,玉带般环绕着济南老城的护城河从这里由西向南拐了个弯,直奔大明湖而去。虽处闹市,由于河道下沉的地势和两岸层层花木的掩映,让这里远离市井喧嚣,宛如世外桃源。黑虎泉泉池宽大,清澈见底,泉水由三个石雕兽头口中喷出,水帘激湍,声如虎啸。两岸宽阔处建有小广场和露天游泳池,高处有尖顶的小亭子,是济南人休闲的好去处。看吧,早上来踢毽子、打太极的,中午来游泳、晒太阳的,下午来下棋、喝茶的,晚上更热闹,两岸星星点点的灯光一亮,跳舞的、吹葫芦丝的,唱京戏的,都来了,呼朋引伴地,仿佛要把憋了一冬的劲儿都使出来。

黑虎泉的热闹缺不了来往打水的市民,那可是济南的独特景观。如果你初到济南,在街头或者公交车上看到拎着大大小小矿泉水桶的中老年人,可千万不要惊奇,他们正赶着从城市各处涌向黑虎泉取水呢。济南的泉水是慷慨的,日夜不息地喷涌,任由济南人取用。“水利万物而不争”,被这慷慨滋润过的济南人也像是得了水的精气神儿,透着宽厚、和顺、从容不迫。即使不认识的人,在泉边遇上也像是多年的老友,点点头,年轻的便帮年老的从泉池里把水打上来了,还会弯着腰仔细地帮忙把水倒进大大小小的瓶罐里。如果外地来的朋友想尝一口甘冽的清泉,他们二话不说,会把一整桶水捧到你的嘴边。

最妙的是坐在黑虎泉北岸高起的露天茶座里,要一盏大碗茶,慢慢品看两岸的春色。泉水自是清冽无比,一眼便看得到底,串串水泡争相浮出,和水中绿藻白石相映成趣。红的、黄的锦鲤虽然不多,但间或轻巧地一摆身影,便为这水添足了灵气。放眼两岸,近处一层深绿,远处一层浅绿,迎面是一瀑金黄的迎春,左边是几株刚开的海棠。远处桥头笼着的那一片淡粉,该是紫叶李最后的花期吧,飘散的花瓣铺满了林间的石径,染白了泊在岸边的画舫的金黄顶棚。

济南人便在这如画的春色中走着,欢快的说笑声从树影中、花丛里、泉池边高高低低地传来,氤氲着一片祥和。

正是,“春到泉城醉,人在画中游”。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