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全国十佳小作家:祁佳明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历届盛况>全国十佳小作家

全国十佳小作家:祁佳明

2019-10-28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祁佳明2.jpg

■个人简介

祁佳明,江苏省苏州中学高一4班班长。先后在《作文通讯》《全国优秀作文选》《创新作文》《时代学习报语文周刊》《姑苏晚报》等报刊发表作品25篇。先后获得写作大赛奖励2次,在苏州市中小学生“姑苏情·诗词歌赋”创作大赛中,荣获散文组唯一一个特等奖;荣获第十七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十佳小作家"荣誉称号。

写作感言

因为一些人,我爱上一座城。每当我品读这座城,就忍不住提起笔,书写我与她的情缘。写作对我来说是与大师们的碰撞。当我学着林清玄写月光如酒时,这月光就不仅仅只是林清玄的,而是我们共同的拥有。写作是一种游戏,我用一支笔,创造了我的王国。在这个王国里,我找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读好书,观时事,品生活,写真情。

 

■佳作欣赏

寻常巷陌不寻常

 

晚饭后,我沿着古桥散步。桥的尽头是一条古巷,巷口竖有一牌,上曰“蒋庙前”。夜霭古桥旧巷,此情此景不禁引人雅兴。可巧路旁恰有一老妪正售卖纸灯笼,我便挑了一盏,乘兴夜游。

一进入小巷,身后的喧嚣便沉淀成了静谧。巷两侧是清一色百年旧屋,飞檐下依稀可见雕花的门匾,处处皆是不俗。细细研究下来,这里竟是潘奕藻故居。潘家乃大姓,苏州历史上一直有“贵潘”之说。在清朝,潘家出了一状元、八进士、十六举人。而潘奕藻,正是潘家的第一代进士。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故人的风华,让这小小巷陌,增添了些许人文历史的厚重。一个潘奕藻故居,就极让我惊喜了。可我很快发觉,蒋庙前的惊喜,绝不止这一个。

沿着小巷前行,一会便能望见一个小园子。这个小园子乍一看也没什么特殊之处,若不是“七姬园”这个石碑,我绝对不会注意到它。

元末之时,张士诚在苏州称王,却终不敌朱元璋。城破之时,张士诚的女婿向朱元璋投降,而他的七个小妾却全部自尽。后人在此建了“七姬庙”。近代庙毁,只留下“七姬园”石碑和这个小园子。

我沉默良久。着实没有想到,在一条“寻常巷陌”里,居然隐藏着这么多遗迹。过往的种种被时光冲淘成了历史的尘埃,它们这样安静地蛰伏在青石板上,只在有缘人踱过时,才重飏于人们心上。

 如果说在蒋庙前,潘奕藻故居是人文风华的留痕,七姬园是历史过往的积尘,那么我眼前这座石质建筑,就是一方百姓千百年信仰的见证。

这座建筑远不比潘奕藻故居气派,也不如七姬园有故事,可它却是“蒋庙前”这个巷名的由来——这座建筑,名叫“蒋侯庙”。

蒋侯庙供奉的是蒋侯蒋子文。蒋子文乃三国时期孙权的部下,职位不高却深得民心。说来也是颇有深意——太多比蒋侯位高权重的人,都被遗忘在了历史的尘埃里。可这位蒋侯却被一方百姓虔诚地铭记着、供奉着,成了流传千百年的信仰。

继续沿着这条巷子往前走,我很快发觉,在蒋庙前值得注目的,远远不止故居、旧迹、古庙这样的大型历史留痕——踏着青石板,随心而行,总会有收获—— 一低头便能看见一口古井,被时光无数次打磨的井壁上仍有残缺的篆书;一侧首便能瞥见一扇雕花木窗,不知是否有过一双纤纤玉手,轻轻将它推开;一抬眼便能遥见一幢极其气派的民国洋楼,想必也极有故事……

如果园林让人们觉得苏州精致,那么巷陌就让人们觉得苏州神奇。它们蛰伏于车水马龙,人影僮僮的深处,却默默牵动着苏州城的文化脉搏。

假如你经过庙堂巷,你会惊讶地发现这里竟藏着杨荫榆故居!此人乃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任女校长、杨绛先生的姑姑。杨绛先生也在这里度过了她美好的童年。

假如你经过马医科巷,瞥见一处小院子——这里居然是俞樾的故居曲园!曾国潘是他的老师,章太炎是他的弟子,而他自己的书法大作《枫桥夜泊》被后人刻在寒山寺前的石头上,供万世瞻仰……

其实,每一个巷陌都这样有深度。这就是苏州巷陌的神奇所在。这就是苏州城的神奇所在。无数达官通儒、代代人杰,对这人间天堂一见钟情。他们纷纷隐于寻常巷陌,做起了“陶渊明”,潇洒的袖管里飘出一句句“江南好“、“君到姑苏见”……文化履印在巷陌里层层叠叠,巷陌中的每一块砖瓦,都被赋予了深度和厚度。

在这样的巷陌里,历史文化不再是被陈列在博物馆的古董;不再是景区里被栏杆隔离的“遗迹”,而是你可以在茶余饭后,撷取细读的巷陌。这巷陌可以是你家后面的小巷,也可以是你常去买菜的弄堂……它让你从庸庸碌碌中惊醒,让你满怀悸动与诧异地惊觉——我居然生活在这样一个不寻常的巷陌里,生活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城市里,生活在这样深厚的文化里……

“吱呀——”我收回思绪。抬眸望去,原来是对面一扇雕花窗被推开,温馨的灯光扑面而来。一个小女孩趴在窗口,小眼睛好奇地看着我。我这才发现,这满巷的旧居,窗口都浮动着家的灯光,让人倍感温暖。这让承载着深厚历史文化的蒋庙前,又多了几分寻常而温暖的红尘味。

站在这寻常的红尘味里,我心中油然生出些许感动。在姑苏城“寻常巷陌”中,那依然漾着灯光的雕花窗、仍旧被用来淘米浣衣的古井,以及巷陌尽头浮动的万家灯火……这一切都给我一种蘸满生机与希望的温暖——你看:无论是人文历史,还是生活,都在蓬勃地被续写。

夜色已深。我下意识地冲那窗边的小女孩一笑,然后整理好悸动的心,提起灯笼,走向姑苏城的夜色深处,沿着巷陌继续前行......

 

■现场作文

拿什么回报你


作文比赛开始的前十分钟,我发现自己忘带水杯这怎么得了比赛要持续两个小时,没水怎么行,妈妈怎么这么粗心,连水杯都忘了装我马上给打电话“妈,你怎么没给我装水杯?现在离比赛开始有十分钟马上给我送过来!”我记得我给你水杯了呀……“没有,马上给我送过来吧!”

挂了电话我才想起妈妈的确给我带了水杯,只是杯子被我落在车上了。我在心里计算着,妈妈所在的宾馆离考试地点有五分钟车程,我所在的考场还在五楼……这些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被我刻意压抑了。我想没事就让妈妈以为是她的过失,这样她还快点儿。果然,七分钟后,妈妈出现在楼下。她对着栅栏边的我挥了挥手中的水瓶。我俯视着她看见一亮晶晶的汗珠顺着脖子流进的衣领深处。我的心突然一紧仿佛汗珠砸在了我心上。

心泛起丝丝疼痛。妈妈钻进楼梯往上跑,而我站在五楼,呆呆地想起了那些刻意被我忘记的事情……

为了参加这次比赛,我和父母来到扬州,住在宾馆里。三个人,只有两张小床。妈妈看到这张床,毫不犹豫地说:“我和你爸挤一张,你睡一张。我心上一暖,旋即一紧有一种想张开手抱抱妈妈的冲动,有一种我睡沙发你们睡床”的冲动,可我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有说,却平静地想,以前每次外出不都是这样吗这不是惯例吗

晚上我四仰八叉地摊开手脚美滋滋地在床上来滚去,父母则挤在一张床上。睡到半夜,我听到了响亮的声。是爸爸在打呼噜,打得天响。我气得捶床你睡得这么舒服,却要扰我清梦岂有此理!

后来我才知道,爸爸打呼噜是因为睡得不舒服。和妈妈挤一张小床,呼吸不畅。我早该想到这一点的可当时的我就是没有想到。我一从床上跳起,拍了床头灯。惨白的灯光把父母惊醒了,看着一冷戾的我,他们脸色也变白了。爸爸委屈眉眼低垂,妈妈则讨好似地抬眸看我,满含内疚像两个犯错的孩子。我心一下就变软了,告诉自己其实不是他们的错。

妈妈愠怒地对爸爸说:“你打什么呼噜!”又讨好似地转向我:“对不起,闺女,你睡吧,我不再让你爸打呼噜了……”我内心的软消弭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高高在上者习惯性冷漠与残忍。我转身躺下留给他们一个的背影。我后来才明白这不是什么残忍冷漠,是被爱者习惯性的恃宠而骄。

第二天清晨,我从一夜好梦中悠悠转醒,看见了父母脸上浓浓的疲惫。聪慧如我,立马猜出了原因昨晚每次爸爸想打呼噜时,提心吊胆的母亲把他拍醒。两人一夜没睡。我应该愧疚,应该道歉,并给他们一个拥抱。可我没有自作聪明地缄默,父母也对此事闭口不提我们之间似乎形成一种“默契”。

我站在五楼氤氲着阳光的风把我从回忆里唤醒。听到母亲已经顺着楼梯跑上来,我已能很清楚地看见她发间的银丝飘飞忽然感到心像是银丝绞缠住了一般近室息的痛。我高高在上地看着她向着我努力攀爬的样子,一幕幕回忆涌上心头——

今年师节,我突发奇想要给老师送蛋糕,于是母亲晚上十一点出去买蛋糕。虽然母亲第二天还要上班,但还是冒着冷冷的月光出门了,而我则在暖烘烘的被窝里一夜酣眠。第二天早上起床,母亲已做好早饭。我在饭桌上看到了一大包包装好的小蛋糕说,“蛋糕怎么放这里了?”母亲背着我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她一边给父亲准备早饭一边对我说:“哦,是妈不对,不该放桌上……早饭做了你最喜欢的馄饨,快吃别凉了……”那时我隐隐有一种张开双手抱住那个背影的冲动,却平理所当然地吃了早饭上学去,而她则忙碌理所当然地做完早饭上班去了……我又想起,在每一个夜晚,母亲都会递给我一杯温刚好甜度也刚好的牛奶,而我则很自然地接过来饮用;在每一个早晨,母亲都会给我叠好要穿的衣服递过来,而我仍然很自然地接过……我是这样理当然,以于忘了她多少个理所当然的拥抱……我又想起,有一次我母亲和另一个同学的家长谈教育,她怎样赚钱送我参加补习班,怎样帮我安排各大比赛为自主招生铺路,怎样用尽全力帮我谋一个好前程……那位母亲听后叹道:“你呀,真是一个‘女儿汉”!我为我家小子就没做这么多!”我母亲听后淡淡笑道:“在这个拼爹拼的时代,光靠孩子自己怎么行啊。为了孩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就这样理所当然地被你爱着,安享你的付出。付出的人常常觉得内疚,总觉付出;而被爱的人无厌,因为早已习惯。妈妈这是人间常态,但它应该是你我之间的理所当然。妈妈给我的实在是太多了,我拿什么回报你啊

“女儿,水……水来了。母亲轻声的呼唤把我拉回现实。大汗淋漓地站在我面前,因为爬了五层楼,衣服鬓角全湿了。我突然惊觉,自己也是一身汗仿佛也爬了五层高楼似的。

“女儿,对不起,忘给你带水了,不会影响你比赛,快进考场……”她嗫嚅着。

我冲上去,一把抱住她,她僵了片刻,回抱住我。

妈妈,我不知道拿什么回报你,但我知道欠你的太多,先让我给您一个拥抱,好吗?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