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l(false) ​墨染流光(十七届叶圣陶杯初赛佳作)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获奖佳作

​墨染流光(十七届叶圣陶杯初赛佳作)

2019-09-03来源:“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唯一官方网站


timg.jpg

墨染流光


安徽省滁州中学高二  戴丙益


铺一卷生宣,研一方端砚,笔墨温润浸染了流年。临一阙宋词,摹一首汉赋,悬锋垂露如松林漫步。光阴流转过几个初夏,后院竹枝新发。幼年时的心头朱砂印,早已变成了笔下惊鸿影。而今,已是与书法耳鬓厮磨的第十二个年头了。

记得儿时,看外公站在书桌前习字,一撇一捺,笔走龙蛇。如同劲风,好似孤竹。小篆,隶书,行草,端楷......那一笔一划落在我眼里,生生惊艳了东墙。 

外公在院子周围种了好多花与树。他最喜欢的是节节拔高的竹,在后院栽了一大片。风过竹林,竹叶婆娑。

当年竹枝在,不见种竹人。外婆收拾好外公遗下的笔墨纸砚,装在一个樟木箱里交给我:“去吧,去习字。正如外公。”

   不过总角的年纪,我便与横竖撇捺撞了满怀。我握着外公用过的笔,跟在师父后面懵懵懂懂日复一日地练“永字八法”。可终究是少年心性呀,看着字帖上一个个那么好看的字在我笔下却扭成了大墨团,委屈极了赌气地扔了笔。春日的下午惠风和畅,东风一阵一阵似轻裘缓带般透过窗棂拂进来,同时带来的还有小伙伴的恣意笑闹。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在宣纸上,糊成了一团。又怕被师父瞧见赶忙用沾满墨的手胡乱抹抹脸。竹林的影子被阳光打进来,摇曳生姿。

   怎么不苦呢?白日偷懒一小下便被罚练至深夜,因一时胡闹写错字而重抄百遍。右手无名指指侧磨了一层厚厚的老茧,拿针挑掉,挑掉后又长...

   眼眶渐渐湿润,我哭着问母亲:“为什么,为什么非要习字?”

   母亲绞了毛巾替我擦净手上的墨,抚了抚我的额头,说:“外公以前是地理老师,开朗健谈,幽默风趣。一次外校来了同行,问他,同样是教课,为什么他的声誉那么高。外公不答,只是含笑给人写了幅字。那人接过一看他端端正正的笔锋,立刻懂了。后来外公病逝,认识他的人,无一例外全部来送行。”

   我听得渐渐止住了哭声。母亲又说:“你外公说过,要习字,先做人。他一生清刚正直,诲人不倦,不曾有愧于心。写枯了笔,写成了一生。”

   “让你习字,不是为了功利,而是希望你能明白,要习字,先做人。”

我听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擦干眼泪,重新坐回桌前。《多宝塔碑》上的端楷似乎都温和下来,似外公慈祥的目光凝视着我。蘸墨,下笔。一开始行笔喑哑绝涩,像是和了泪水。可后来越来越跳跃,提腕落笔,张弛有度。似竹间抚琴弄弦,一挑一捻,飞花倾盏逐月华;似云中扬衣舞袖,一扬一落,锦缎飘摇逸轻尘;似藕塘兰舟泛游,一荡一划,荷香盈袖忘思归。

是,我懂了。横,为君子之行,无过无逾,端稳克己;竖,为君子之身,无苟无倚,浩然正气;撇,为君子之言,融古贯今,旷达刚劲;捺,为君子之心,收来纳往,袖拢山河。

  “要习字,先做人。”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篆隶草行楷,陪伴我从寒暑渡到了春夏。它们与我看过扉门未掩的潇潇暮雪,与我走过长河落日的大漠孤烟。它们挑开过一树一树的桃花,也曾流连于画桥烟柳。它们曾在先圣的笔下鲜衣怒马,又将陪我仗剑天涯。它们是少年锦时里悠悠洇开的水墨情长,浸润了流光,温柔了眉眼。

   “去吧,去习字。正如外公。”我终于懂得,习的是字,亦是人生。书法教会我的,是“愠而不怒,怒而不发”的海纳百川;是“非礼勿动,非礼勿言”的心如止水;是“贫而不怨,富而不骄”的波澜不惊。是身静,而心识动;是居简,而思绪繁。

铺一卷生宣,研一方端砚。再回首,墨染流光,千载悠悠。书法在漫长岁月里,温柔地为我撑了一把伞。无论何时提笔,皆如半生归来,风停雪住,山川骤暖。
“外婆外婆,今天我听我们地理老师说,我外公写的字可好看了。”

    “啊,是吗?”

    “嗯,还说外公的为人就像他的字一样。”

午后的阳光有一点刺眼,外婆眯起眼抬手背遮住从窗棂里漏进的光,忽然就扬起了唇。                                                                  

指导老师李锐


【点评】

    少年习字,从总角年纪到二八青春,从艳羡到躬亲,从困惑到坚守,皆是缘于外公的潜移默化,在过程中逐渐懂得“习的是字,亦是人生”。文章结构清晰,行文自然、流畅,用词简练、精准,传统文化元素信手拈来,比喻、排比、对比、通感等修辞手法的运用使文章富有诗意,活色生香。本文荣获初赛一等奖。



更多阅读